读书心得 人工智能  科技资讯
化工资讯 灯饰资讯 大数据 
航空资讯 面试技巧 趣闻趣事 健康资讯
站长资讯 数码资讯 综艺频道 家电资讯
文化资讯
育儿资讯
 
陆如泉:绿色能源把主要精力放在天然气合作大开发上
http://6619953.cn  2020-08-01 05:28:56  

  中国石油企业在“一带一路”区域内的油气合作开发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20年来,中国石油企业在“一带一路”地区陆续抓住了1997年哈萨克斯坦大型油田开发、2002年前后亚太印尼油气田收购、2007年中亚天然气上中下游合作、2009年中东大型油气田项目群合作,以及中俄油气管道项目及贸易合作等数次重大战略机遇,在支撑企业国际化的同时,实现了能源资源开发与沿线资源国发展相得益彰、互利共赢。

  “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在于“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通”既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目标,又是实施路径,还是核心要义。如果能够按照“五通”来规划和梳理未来较长一个时期的“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则既体现了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统一要求,又站在更高层次审视中国油气的对外合作开发。

  这里,笔者围绕“五通”要求,本着“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统筹兼顾、互联互通”的原则,瞄准打造“一带一路”区域范围内领先石油公司的目标,提出中国油企、特别是石油央企未来有效推进“一带一路”合作开发的建议方案。

  一、政策沟通:加强与“一带一路”重点资源油气合作的政策、标准和机制对接

  具体到油气合作开发领域,“政策沟通”更多指新形势下,加强中国油企与“一带一路”范围内重点资源国政府、国家石油公司、国际合作伙伴等利益相关者,就油气合作政策、财税政策、油气项目合同、工业技术标准等方面进行深入对接和沟通。

  ①与带路范围内的资源国政府代表或合作伙伴(通常是国家石油公司),例如,沙特阿美(SaudiArmco)、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ONGC)等,建立定期交流沟通机制,必要时与它们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协议(或谅解备忘录),商讨油气合作政策及相关财税政策、石油化工项目建设标准、石油工程服务与装备制造产业标准等的对接,以期实现在油气合作重大政策、标准上的协同,并通过双方国家石油公司间的协商促进政府间的政策沟通。

  ②与“一带一路”区域内的西方大石油公司,如雪佛龙、埃克森公司在哈萨克斯坦,BP公司在伊拉克,道达尔公司在俄罗斯和伊朗等,加强合作对机制对接。

  关注以上石油巨头在“一带一路”重点资源国油气项目的运营状况,通过资本运作方式择机参股对方成熟油气资产;同时,允许对方参股我石油企业在“一带一路”区域内的资产,多进行“多方联合作业体”形式的运作,确保合规管理的同时有效分散投资风险。

  ③特别关注“一带一路”区域内,我方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主导作业或参与的现有重大油气投资项目合同到期的时间表,很多油气项目合同将在“十三五”或“十四五”期间陆续到期;同时,特别关注资源国政府对合同到期续约或重新招标的相关规定,早筹划、早沟通。尽可能保住那些目前仍有良好产量和效益表现或者有较大勘探潜力的项目,全力避免因延期失败而对石油央企海外业务收入、产量、效益造成重大冲击。

  二、设施联通:构建“一带一路”地区油气互联互通体系

  具体到油气合作开发领域,“设施联通”更多指在“一带一路”范围内构建石油和天然气互联互通体系。当前,横跨我国西北(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即横跨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天然气A/B/C三线)、东北(中国——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管道,其中石油管道已经投运)、西南(中国——缅甸石油及天然气管道,均已投运)以及东北海上(LNG及原油贸易进口通道)四大油气战略通道已经构建,率先在“一带一路”地区初步实现了油气互联互通,成为“设施联通”的旗舰和样板工程。这个意义上讲,油气设施联通的框架已定,下一步是如何进一步完善和优化的问题。

  一方面,应继续注重四大跨国油气战略管道的资源落实,把新项目开发的重点放在管道沿线及周边地区有潜力的勘探区块和待开发成熟区块上。按照拟定的管道输量规划,有节奏地做好业务拓展工作,平衡好现有与未来油气源,保障油气源的平稳、充足供应。

  另一方面,应着眼未来“一带一路”区域绿色低碳能源合作,把主要精力放到推动“一带一路”天然气合作大开发、大发展、大联通上来。重点是构建和运营好覆盖中国、辐射周边的“两横两纵”(两横: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天然气管道及其潜在支线;两纵:中俄天然气东线、中俄天然气西线及其潜在支线)天然气管网,以及相关配套工程,打造以中国为中心的泛亚地区天然气产业互联互通体系。

  而且,笔者认为,基于“设施联通”的“一带一路”范围内油气互联互通、尤其是天然气产量的联通,未来将大有作为,中国的石油企业应以市场化的方式、结合自身业务特点,积极参与到构建发言泛亚地区油气“大联通”体系构建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