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心得 人工智能  科技资讯
化工资讯 灯饰资讯 大数据 
航空资讯 面试技巧 趣闻趣事 健康资讯
站长资讯 数码资讯 综艺频道 家电资讯
文化资讯
育儿资讯
 
万昌科技董事长坠楼身后疑云:和解前夜身亡
http://6619953.cn  2020-07-30 05:24:47  
淄博市人民路上,绿树成荫。路的一边是全市最大的公园——人民公园,另一边则是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坠楼身亡的鲁信花园小区。 5月23日凌晨,高庆昌就是在鲁信花园1号楼23层坠楼身亡。此时,距万昌科技上市仅仅过去3天。 曾经在万昌科技上市之前多次向证监会举报高庆昌的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表示,“高庆昌和股东那么困难的谈判都熬过来了,23号还要去青岛处理一个1000万元担保的项目,却突然死了。” 高庆昌之死隐藏着什么秘密? “和解”前夜身亡 5月2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收到来自万昌股份股东、万国宝通(武汉)生物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生物谷”)艾群策的一份协议书。协议书上日期显示,这是万昌科技上市前的5月18日,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与艾群策所签署的协议。 根据协议:作为乙方的艾群策以生物谷200万股作为担保,向甲方高庆昌借款1000万元。借此,双方约定,互不借助媒体、网络、不鼓动他人或其他方式散布对对方不利的言论,损害对方的声誉和形象。此外,协议要求艾群策承诺,“保证今后不做影响万昌科技上市的不利事宜。” 按照高庆昌的行程安排,5月23日就要去青岛处理这笔借款。而有知情人士表示,此前的22日,淄博市政府刚刚为万昌科技的上市开了庆功宴,“当时高庆昌还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但是在23日凌晨,一切戛然而止。 一位保安告诉记者,高庆昌坠楼是在23日凌晨3点多被巡逻的保安发现的。保安表示,目前该小区加强了安保措施。据了解,目前小区仅有3栋高层楼,小区一侧正在进行2期开发。 “20日的时候,高庆昌还说在深圳待两天,周一(23号)去青岛。当时他还挺高兴的邀请别人去参加庆功会。没想到庆功会才几个小时,他却从楼下掉了下来。”艾群策说。 对于高庆昌的死亡,淄博市政府给出的解释是:高庆昌因长期抑郁而跳楼身亡。但对此,艾群策说:“高庆昌和万昌股份的股东那么困难的谈判都熬过来了,怎么就选择自杀了呢?” 前述协议的第二页上,有高庆昌的签字和一个红红的指印,并注明了该协议在青岛签署。合同的第三条表示:“甲乙双方愿意在本协议签署36个月内探讨合作,在不损害第三方利益的前提下探讨股权转让、换股、吸收合并等方面的可行性。” 万昌科技上市前夜,与万昌股份股东之间的纠纷也逐渐浮出水面。 “糊涂账”万昌股份 在万昌科技上市之前,高庆昌既是万昌科技的董事长,同时也是另一家颇为神秘的公司万昌股份的董事长。 在万昌科技上市前夕,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曾向证监会等部门举报称,高庆昌涉嫌掏空万昌股份资产,并将其转移至上市公司;另一方面万昌股份多年来长期掩盖其经营业绩,不分红、不开股东大会。 上世纪90年代末,万昌股份在淄博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挂牌,吸收了大量的社会公众股。“1988~1995年那段时间,淄博市政府号召大家买股票,当时汽车装上喇叭在全市介绍公司的资质以及未来发行股票之后要分红的情况等。当时市长都带头买。”淄博市一位持有万昌股份的股民万先生告诉本报记者。 在此种情况下,万昌股份通过淄博证券交易报价系统上市,同时上市的还有位于莱芜的山东华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冠股份”)。 然而好景不长。1998年按照国家清理场外交易的有关规定,万昌股份和华冠股份均停止交易。为安抚投资者,当时山东省政府给予万昌股份和华冠股份一个上市指标。最后达成协议以华冠股份为主,吸收万昌股份上市。 但是在随后华冠股份的两次IPO过程中,先后因为有人举报而未能上市。“第一次是华冠股份内部职工的举报,第二次当时有传闻说是万昌股份职工的举报,甚至有传闻说是高庆昌本人。”万先生说。 万昌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目前,高庆昌实际控制的万昌集团持有万昌股份35.19%的股权。 与万昌科技招股说明书中所述万昌股份与万昌科技“仅有过少量关联交易”不同,万昌股份除了从事石油化工机械的生产之外,也有与万昌科技一样的化工业务。万昌股份的股东们也向记者表示,实际上万昌股份旗下曾经有一分公司从事与现在万昌科技相同的业务。 代持股份? 高庆昌坠楼身亡之后的5月24日,万昌科技发布公告称,日前董事长工作由董事、总经理王明贤代为主持,其另一重身份是高庆昌的女婿。 对于高庆昌的死因,有媒体指出高所持35%的股份多数为替人代持,高心有不甘。如此一跳之后,从司法遗产继承角度,其股权将自然转移至其家人名下。 淄博市另一位曾经持有万昌股份股票的人士则分析,当时淄博市很多人都买了万昌股份的股票,也不排除一些公职人员。“他们持有的万昌股份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是不是和高庆昌有什么换股协议,是不是高庆昌替他们代持?”对于某些媒体的报道,该人士如是推测。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1999 年皇城镇人民政府与淄博万昌实业有限公司(现万昌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皇城镇人民政府将其持有的山东万昌股份的股份全部转让给淄博万昌实业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每股1.5 元。 “当时买家买入价已达到每股五六元。”万先生说。此前曾经多次举报高庆昌的艾群策持有12%万昌股份。 对一个即将上市的公司来说,1.5元的价格显得更低,这是否意味着该笔股权转让中另有交易? 此前,艾群策向记者出示的高庆昌与艾群策签署的一纸协议,也并没有得到万昌科技的承认。 而面对高庆昌的死亡,万昌股份的股权问题如何处置?万昌科技上市还有哪些蹊跷?本报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