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心得 人工智能  科技资讯
化工资讯 灯饰资讯 大数据 
航空资讯 面试技巧 趣闻趣事 健康资讯
站长资讯 数码资讯 综艺频道 家电资讯
文化资讯
育儿资讯
 
100G步入现网测试阶段 产业链受制器件瓶颈
http://6619953.cn  2020-05-24 03:53:25  

2011年12月~2012年1月之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先后启动了100G的实验室。

日前,中国电信100G实验室终于宣告结束。然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测试仍属进行时,这比二者当初规划的测试完成时间已经推迟了1个多月。

中国移动100G测试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通信产业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实验室测试包含传输性能测试、单厂传输、路由互通测试、多厂商互通测试,涉及厂商众多,目前测试已经接近尾声,他说:“本次测试各厂商都表现不错,测试结果较为理想、符合预期,虽然各厂商性能与中国移动要求有细微出入,但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不日中国移动将公布本次100G测试的一些成果。”

而中国联通情况则并不乐观,其相关负责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厂商所提供设备、测试人员有限,而三大运营商又同时启动测试,所以时间上总会有一些冲突,影响了测试进程;其次,骨干网络的部署成本要通过宽带收入来支付,而现在宽带收入越来越低,运营商升级骨干网的工作优先性被降低,一定程度上拖延了100G的进程。”

步入现网阶段

虽然中国电信并没有官方公布此次100G测试的结果,但此前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测试符合预期,但并非理想,一些性能参数仍需完善。但这也不会影响中国电信的进一步规划,他介绍:中国电信下半年将启动100G的现网测试。据记者了解,2011年6月份,中国电信在每年例行的IP设备集采中挑选了部分阿尔卡特朗讯的100G业务路由器7750,并部署在江浙一带,下半年的100G测试预计将在此地开展。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参与中国移动100G测试的厂商人士也向记者介绍:“中国移动8月份将在浙江启动100G的现网测试,我们正在做准备。在此之后,业内很快会迎来中国移动的100G商用。”中国移动负责人对此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表示现网测试时间、地点均要根据网络需求而定,可以明确的是:中国移动跳过40G,直接部署100G已成必然。

不过,中国移动专家预测,现网测试有部分可预知的问题。他介绍,100G的网络体系沿用原有10G系统,包括运维体系(技术、人员)。但10G时代的路由器采用的是POS接口,但现在的路由器都采用了以太网接口,整个OAM(操作、管理、维护)机制发生了变化,需要对运营商的运维体系做一些调整。

此外,他向记者表示:“在10G时代运维人员采用测试仪表在线测量信噪比以达到监测信噪比的目的,但从40G之后由于信号调制、接收方式发生了变化,导致运维人员无法在线监测信噪比,这个问题到目前还没有解决,100G又比40G多了相干调制方式,测试更为复杂,难点更多。”

接受记者采访的三大运营商人士认为:“这些技术问题均可以在日后的网络部署中得到完善,并不会阻碍100G的推广、应用。目前100G推广的唯一阻力就是成本太高。”

成本压力

如果从上游到下游将目前的100G产业链排序,可以得出这样的分布:光通信器件商高居金字塔最顶端,光通信设备商采购器件进行集成应用,运营商则是所有光通信产业的“消费者”。

从光通信产业的发展历史上可以看出,正是因为各种光器件技术的不断演进、成熟,光通信系统才得以屡次实现飞跃。时至今日,光通信网络的核心骨干网已经快速走过了2.5G、10G、40G时代,正在全面转向100G,并准备进入400G超高速新纪元。

同时,光通信的成本降低也依附于光器件的规模效应,但光器件产业极高的技术门槛限制了产业规模,目前全球范围内能提供100G光器件的厂商也只有opnext、JDSU、Finisar、富士通等寥寥数家而已。

JDSU上海区专家沙慧军向记者介绍:“100G光模块供不应求的情况非常明显,2011年,全球所有器件商共出货5000~6000只100G模块。路由器厂商、传输设备商的模块需求远远大于产能。”

“产能不足要是因为整体网络需求暴涨超出预期,且因为高技术门槛,产能扩张速度低于需求增速。”沙慧军表示,“进入2012年,全球不断出现100G的网络测试需求,各大设备商紧急采购100G光模块,供不应求是必然的。”器件商的货源短缺导致设备商的产能不足。

目前一只100G光模块售价3万美元,而一只40G模块略高于1000美元。产能不足的另一个尴尬之处在于:100G光模块不能依靠规模效应而迅速降低成本。

然而,JDSU在生产光模块时需要采购相应的泵浦激光器等无源光器件,沙慧军表示:“这些核心器件均为‘零库存’,也制约着产能的扩张。”

产能、成本、技术的压力从运营商,经由设备商传递到光通信产业的最上游,但上游的响应速度滞后于下游需求太多。

转型趋势

从上述产业现状中,我们可以看到光通信产业的一些独特的经济悖论:首先,面对以每5年增长10多倍的速度激增的互联网流量,光通信技术要实现飞速变迁;而为了将新技术迅速普及,产业链又肩负了极大的成本降低压力;其次,作为产业链中间环节的设备商,开拓者新利润空间的同时又因为产能受制于器件商而难以在市场窗口期大展身手,或者因为光器件性能不稳定所带来的质量问题而烦恼。

上述厂商人士向记者分析,造成光通信产业尴尬局面的根本原因是,处在产业最上游的器件供应商还很薄弱,无法给整个产业提供持续的推动力。为了不看器件商的“脸色”,产业链已经有所行动,最为明显的案例是思科、华为、阿朗。

2010年5月,思科耗资9900万美元收购光网络厂商CoreOptics的全部股份,拓展高端光学芯片产业。当时业内分析认为:思科看到了100G的广阔市场,此次收购可以从根源上完善自身产品线。今年2月,思科的100G传输设备通过欧洲网络测试中心EANTIC的检测,EANTIC总经理Carsten Rossenhove表示思科设备可以实现3000公里现网无中继、无误码传输。

今年1月,华为从东英格兰经济发展署(下称EEDA)手中收购了集合光电中心有限公司(CIP)的资产,并保留该公司研发团队,形成了华为英国研发中心的核心,作为其全球光子技术、半导体器件的研发基地,全面进军高端光通信器件产业。